mg电子游戏赌博|mg电子游戏爆大奖图片

如皋發布

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 > 電子期刊 > 雉水人物 > 正文

孫葆煜:扶貧要扶底 治窮要治根

在60年前如皋支援新疆建設的支邊青年中,孫葆煜算得上是個傳奇人物。種過地、放過羊、教過書、辦過工廠,精通中醫針灸,甚至還把自己的半身不遂給治好了。而最傳奇的是,他扎根最貧瘠的北疆阿勒泰地區的國家級貧困縣福海縣,用32年的時間,帶領福海人民脫貧致富,走上小康之路。

“縣上來了聯合國的人”

“這個地方原來就是光光的戈壁灘。來了以后,我們爭取了一個聯合國的扶貧項目,叫2817項目區。”站在一片水土豐饒的芨芨草灘前,福海縣縣委原書記孫葆煜指著一大片牧民定居點,告訴記者:“搞了11萬畝把這個隔壁種上樹引上水種上草,然后分給牧民,把他們的房子蓋好,羊圈蓋好,讓他們安家。”一個國家級貧困縣能爭取到聯合國的扶貧項目?乍一聽,記者是不太相信的。可眼前的這片哈薩克族牧民聚居點,絲毫沒有戈壁的荒涼,反而房屋整齊、牧草茂盛,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,由不得記者不相信。

上個世紀90年代,孫葆煜在福海縣擔任縣委書記,他說,這個扶貧項目來得很不容易,有了固定的住所、羊圈、草場,牧民的生活就有了很大的保障。所以,聽說聯合國有這個項目,他第一時間趕往烏魯木齊,向聯合國官員爭取這個項目。最終,聯合國官員被他打動,主動來到福海考察:“那時候,市民們都在說,縣上來了聯合國的人,項目評下來,全縣歡呼雀躍。”

“過去夏天草長得很好,游牧民族冬天就到準葛爾盆地去、到沙漠里面。雪大的時候,牲畜就給凍死了,吃不上草,自然災害有個規律,七八年來一次,有的一群羊幾百個,最后扛著羊鞭子回來啥都沒有,又成了貧困戶,以后再給他扶貧,稍微好一點,突然來個災害,又不行了。”孫葆煜說,當年福海縣人均收人有238元,其中牧民人均收人只有196元。全縣貧困人口占總數的21%;縣財政收人只有106.4萬元,人均只有28.3元。福海人民的生活與“福海”這個名稱呈現出強烈的反差。福海縣還是典型的多民族聚居縣,全縣4萬多人口中,有五分之一是游牧民族。他們逐水草而居、抗自然災害能力和抗風險水平都比較差,有時候一場大雪、一次嚴寒,就把全家人幾年的努力,都化作泡影了。所以孫葆煜幫助牧民,就成了脫貧攻堅的重點。

“用如皋的治沙精神扶貧,啥事干不成?”

對福海來說,找一塊地方,把牧民安頓下來,是扶貧的根。可對幾乎都是戈壁荒灘的福海縣來說,到哪里去找這么大一塊地方來安頓牧民呢?

“家鄉如皋人民戰高沙、變良田;那我也能帶著福海人民戰戈壁、變良田”。孫葆煜信心滿滿。孫葆煜的提議得到了全縣人民的支持。當年,上萬人冒著嚴寒酷暑,熱火朝天地引水挖渠、屯田造房,硬是憑著一股子干勁兒,向戈壁灘要來了11萬畝的良田。“當時新疆人都會說一首民謠:福海有水沒有海,戈壁長出江南來。”

新疆有一句俗語:牧民到哪兒都是家。是指牧民常常要遷徙放牧,平均每人一生要搬400次家。要過慣了這樣生活的牧民安頓下來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:“把牧民搬過來的時候可不容易,搬了好幾次有的就回去了。他們不習慣,做了很多的工作。”

努力終究見到了成效。到1996年,福海縣在新疆率先完成牧民定居工程,全縣共有戈壁改造而來的牧場30萬畝,成了數千名哈薩克族牧民新的家園。冬季嚴寒依舊,但即使是再大的風雪來襲,牧民們都沒怕過:“在1996年特大自然災害的時候,富海縣的一個羊一個牲畜都沒有死。還分給其他縣很多很多的牧草。”事情過去了二十多年,但孫葆煜依舊印象深刻。

對一個深度貧困的地區來說,貧困并非一日之寒;而想要脫貧,也絕非一日之功。孫葆煜作為一個如皋人,跨越萬里與福海結緣,還要從1964年的冬天說起。那年,剛剛20歲的孫葆煜從江蘇南通地區師范畢業,懷著開發建設邊疆的滿腔熱情,帶領54名同學來到地處祖國西北的新疆。在孫葆煜的強烈要求下,他被分配到福海縣哈拉瑪蓋鄉的一個偏僻小村創辦小學,幾十個不同民族的學生編在五個班級里,所有班級的所有課程都由他一個人教。他們大多是哈薩克牧民的后代,年齡與孫葆煜相差無幾。

當年的福海,“風大雪厚蚊子多,無路無廠住地窩”。20歲出頭的孫葆煜,靠著一腔熱血,單身一人住在地窩子里、不會弄面食,不會用牛糞生火,常常只能將就著以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糊糊填肚皮。有一次外出,他從馬背上摔下來,竟躺在地上昏迷了整整一天。為了克服語言障礙,他發奮學習哈薩克語,常常在深夜油燈下練習著白天學來的東西,練就出一口流利的哈語和一手漂亮的哈文。有一年冬天,氣溫達到了零下47度,孫葆煜患上了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,半身癱瘓。孫葆煜為了治病,開始自學中醫,能夠識別200多種中草藥,還自學針灸,用銀針在自己身上實踐,時間一長、居然基本上治好了自己的病。牧民們把身手不凡的孫葆煜當作自己的“巴郎子”,當做能夠救命的醫生,喜愛他尊敬他。

“修出一條陽關大道來”

就這樣,孫葆煜扎根在福海,修路、蓋房、壘羊圈,樣樣事帶頭干。不但一步步成長為福海縣的帶頭人,也在群眾中樹立了很高的威信。1994年,一位牧民對正在考察的孫葆煜說:“在3.65萬平方公里的福海縣里,山上有黃金、寶石,150多萬畝水面的布倫托海里有數十種名貴魚類。可卻沒有一條好的道路,寶石、魚兒運送不出去,怎么能幫助我們發家致富呢?”這句話一下子點醒了孫葆煜:要致富,先修路。

在福海縣的縣城中央,有一條一公里長的主干道。孫葆煜指著這條路讓記者猜:“你猜這條路修了多少年了?”“10年?15年?20年?”記者連續猜了三次,都沒猜對。“這條路已經修了25年啦!”孫葆煜看記者抓耳撓腮的樣子,笑了。這條路即使放在現在來看,依然算得上高標準建設。可是對于當時的貧困的福海縣來說,財政捉襟見肘,全靠撥款不太可能。咋辦?善于依靠群眾、發動群眾的孫葆煜又帶頭打響了一場“全民攻堅戰”:“當時我們縣里所有的工人、干部自己去拉石子,我們縣里有一個水泥廠,就自己生產水泥,當時鋪路用了將近一米深的石子來打基礎,質量非常好,所以到現在動都不動。”最讓人稱奇的是,25年前,孫葆煜就在道路里鋪上了水電暖氣煤氣通訊電纜,25年來,這條路都沒再開挖:“我當時就想,要么不修,要修,就修出一條陽關大道來。”

如今的福海,早已摘掉貧困縣的帽子,城市功能齊全,已經初具現代化城鎮的模樣。靠著一條條寬敞的大路,福海的礦產、農產、水產,得以方便地運送到新疆各地,變成了真金白銀,鼓起了農牧民的錢袋子。孫葆煜也被評為新疆的“扶貧狀元”。

有人和孫葆煜打趣說:他做的工作,是前人栽樹,后人乘涼。但孫葆煜卻認為,扶貧攻堅本不能一蹴而就,每一個領導干部都應該有功成不必在我的思想覺悟,一步一個腳印。能夠扎扎實實做一些基礎性的工作,讓后人乘涼,這可是對自己的最高褒獎。□融媒體記者管永志 臧奕冬

如皋市文化廣播電視傳媒集團、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孫葆煜 牧民 福海
責任編輯:陳慧倫
0

暴恐舉報
mg电子游戏赌博 网上买彩票什么平台可信 捕鱼达人之深海狩猎 两码中特2017 晓游棋牌官网 大象彩票秒速飞艇 中超顶薪是多少 时时彩 特区彩票首页 侠盗猎车5出租车怎么赚钱 快乐十分彩票规律软件